01



男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抽煙,喝酒,打牌,玩女人,而我則例外,我有嚴重

的淫妻癖,還是一個性格格外扭曲的被虐者,也就是SM中的M,對于我們這類

人,行內統稱綠奴!



想要做綠奴也不簡單,首先你要找到綠主,還要有一個懂sm的妻子,最重

要的是,你要真正的喜歡做M,這樣你的人生才會有樂趣,我的故事是這樣的。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有一些同性戀傾向,那要從上小學時說起,那時也就五六

年級的樣子,班上的男同學都開始有性發育,我也不例外,有時經常三五同學在

上廁所的時候比比誰的雞雞大,誰的雞雞粗,誰的龜頭大,互相嘲笑,互相攀比

的,記得那時我有個不錯的朋友,叫阿龍,他比我們發育要早,那時候他的雞雞

就已經很大很粗了,每次看到他的雞雞時,我都有一種莫名的沖動,好像要舔上

一舔才能滿足,又一次,隻有我們兩人上廁所,我們離得很近,我很是激動,心

想著一會就能看見阿龍的大雞巴了,心跳不斷加速中,可阿龍好像注意到了我的

眼神,一直盯著他的下體,阿龍說,喂,你看什麽啊,你沒有嗎?我被他突然地

提問整的滿臉通紅,趕緊裝做解褲子要小便的樣子,嘴?說,不是啊,不是啊,

阿龍可壞了,他抓住我的褲腰帶,就要解,嘴?還說著,我要看看你的,哈哈,

由于我沒有他力量大,被他按在牆角,當他脫下我的褲子時,我的雞雞正在勃起

當中,硬了,哈哈,怎麽回事?啊海?你是不是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啊,哈哈,

阿龍壞壞的笑著,我感覺十分羞澀,提上褲子跑回教室。



這節課,把我給憋壞了,光顧著逃跑,忘了小便,下了課趕忙沖向廁所,一

通猛射,感覺世界都清淨了,提了提褲子,我漫步走出廁所,這時,阿龍站在門

口,他說,咱們一起回家吧,回你家吃午飯,因爲我家的情況有點不同,就是父

母都在外地上班,平時都是我自己生活,周末回去奶奶家,阿龍跟我還算要好,

經常中午去我家吃飯,歇息,可這次我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同,半推半就的和阿龍

走回了我家,進屋後,阿龍坐在沙發上,我去冰箱?拿了幾個漢堡,放在微波爐

?溫熱,等漢堡熱好了就拿過去,給,咱們中午就吃它吧,啊龍壞壞的看著我,

笑了笑一把把我拉過來,漢堡都掉到了地上,他力量很大,大手摟著我說,我嘛

當然是吃漢堡了,至于你嘛,給你吃些不一樣的,說著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露出

那條又黑有長的雞巴,我看了看他好像不是在開玩笑,阿龍是我們班最厲害的角

色,誰都打不過他,這和他強于同齡人的體型是分不開的,我當時怕的要命,但

是想想又有些激動,阿龍推了推我的頭說,快啊,難道還要我給你加點番茄醬嗎,

真當我這時熱狗了?快!,說著我給他強按住頭按了下去,不知道當時怎麽了,

我竟張口吃了進去,還是整根吞的那種,就這樣被他右手按著在他賤賤勃起的雞

巴上,做著口交,而此時我的雞雞也硬的像鐵一樣,阿龍用手揉著我的褲裆,好

爽啊,沒有幾分鍾的時間,阿龍突然對我說,加速,快,快,我像聽到命令一樣,

快速的吞吐著阿龍的雞雞,此時我能感覺到他雞巴在我口中漲的一跳一跳的,緊

接著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嘴?,阿龍低吼著,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就

這樣,我漸漸的對同性産生了,那次阿龍和我的事情深深的影響著我的興趣走向,

又過了些年,應該是上高中時,由于是寄宿學校,有好多男生,成了GAY友,

我並沒有他們那麽開放,一直隱瞞著自己的取向,可是有一次,我終于被幹了,

那時在一個盛夏的晚上,我們都是寄宿生,晚上會打籃球到很晚,大家都散場之

後,我獨自一人走進了洗漱間,因爲這些年我對同性的取向,一直在加深,壓抑

自己的真實想法是很難的,就連一起洗澡,看見了大的雞巴,我都會勃起,所以

故意岔開時間和同學洗澡,正在我洗著的時候,管理員劉伯,走了進來說,阿海,

怎麽你這麽晚洗澡啊?隻有你自己?我頓了頓,因爲我看見劉伯是光著身子的,

而且下面的那條,很粗,很黑,晃來晃去,的兩個春袋,不好,我要勃起了。我

咽了咽唾沫,趕緊用毛巾擋住,下體,不能讓劉伯看見,要不多尴尬啊,強笑著

說,是啊,劉伯,你也這麽晚洗澡啊,劉伯朝著我的方向走來說,哈哈,來,我

幫你擦擦背,你們這些孩子啊,沒家長在身邊,衛生可要做好啊,說著,和我共

處一間淋浴隔斷內,我當時緊張的不知眼睛該看哪,說,不用了劉伯,可對方仍

舊堅持,並奪過了我遮擋雞巴的毛巾,偶的小弟弟很有精神的抖了出來,劉伯也

是嚇了一跳,我當時說不出的難爲情,臉上笑得不知有多難看,劉伯什麽都沒說,

隻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他把我轉過去,讓我背對著他,任憑淋雨噴頭的水澆在

我的悲傷,我磚頭看他,他正在往手上打香皂,我有些激動,控制不住的低頭偷

瞄劉伯的雞雞,近看更加威武,大大的龜頭完全探出包皮,陰莖上布滿青筋,不

好,我又硬了,我隻能盡量避開角度,不讓劉伯看見我勃起的小雞巴,這時,一

雙大手帶著香皂沫放在了我的背上,劉伯說,別動,老實點,幫你洗幹淨,說著

大手在我的背上搓著搓著,劉伯的大手很糙,聽說以前是農民,種過地,我的後

背上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老繭在我的脊椎上劃過,就這樣劉伯的手漸漸的往下摸,

摸到我屁股時,他狠狠地掐了一把,我整個人像是過點一樣,往前一挺,差點沒

站住,幸好劉伯的另一隻手撫著我的肩膀,我才不至于摔倒,但我的動作也逃不

過他的眼睛,劉伯伯嘴湊到我耳邊,說,我果然沒看錯,你是個小屁眼,挨操的

貨!這短短幾句話,說的我雞巴又硬了起來,我回頭剛想爭辯,他一把按住了我

的頭,緊貼在牆上,另一隻手的中指,帶著香皂沫,不停地扣弄著我的屁眼,此

時我渾身發麻,癢癢的,浪浪的,隻見他中指越扣約深,嘴?還嘟囔著,沒想到

你還是個雛兒,那我今天可得好好草草你,劉伯此時按著我的手力量極大,我很

難掙脫,菊部又被侵犯著,我大張著嘴,任憑劉伯用手指擴大著我的肛門,一根

手指,兩根手指,開始都是有些疼,但劉伯不斷地抽查著我的屁眼,我當時有一

種拉屎的快感,啊的一聲,我竟然叫出了聲,劉伯手停止了動作但是手指仍舊在

我屁眼?,他又湊過來說,小寶貝,想不想劉伯操你,我回頭看看他,又看了看

他胯下爆挺的大雞吧,竟然點了點頭,劉伯看我點頭,哈哈大笑,一把把我轉過

來,這是的角度,我的臉正對著他的大雞吧,劉伯用高高翹起的大雞吧抽打著我

的臉,說,求我,求我我就操你,快,求我,我像一隻小綿羊一樣說,求求你,

操我,劉伯哈哈大笑,一把掐開了我的嘴巴,整根大雞吧頂了進來,我雙手扶著

劉波的屁股,因爲他很用力,每一下都深喉,搞得我快要吐出來一樣,此時,我

的內心是興奮地,從我胯下的陽具就能知道,他草我的嘴足足有一百下,然後,

又把我翻過去,背對著他,我跪在地上,高高的擡起屁股,仿佛是等待接受主人

戀愛的小狗一樣,劉伯狠狠地往我屁眼?吐了口吐沫,說,忍著點疼,一會就爽

了,今天非草射你個賤貨,就這樣,我第一次獻出了自己寶貴的菊花,高中這幾

年,有過那麽幾次,都是劉伯這個壞東西,我開始慢慢地喜歡上了被操的感覺,

時間飛快轉眼即逝,我已三十而立。雖然娶妻生子,但內心還是同性意識,在房

事方面,也往往不能滿足老婆,說說我老婆吧。



阿狸,比我小2歲,天生的白虎蝴蝶逼,酮體雪白,四肢纖長,一雙勾魂眼,

柳葉眉,鷹鈎鼻,厚厚的嘴唇,加上長長的馬尾,高聳的乳房和渾圓的翹臀,真

實的性感尤物啊,有時我都懷疑她有天會紅杏出牆。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可是最近我發現老婆總是有些異樣,一天晚上,

我們躺在床上,她看書,我玩手機,我問她,老婆,最近怎麽了,感覺你怪怪的,

老婆放下書,鄭重其事的看著我說,你感覺到了,我和你實話實說吧,我最近感

覺自己總是發春,特別想要,可是每次你都不行,根本滿足不了我,總是草草了

事,弄得人家好難受,上班都沒有心思,總感覺下面癢癢的,希望被一根大雞巴

狠狠地插上一次,說著老婆臉湊過來,親著我的臉,同時手摸索著我的小雞巴,

一下一下的撸著,我很快就勃起了,聽著她說的這些淫語,我感覺自己就快要射

了,老婆撸著我的雞巴感覺有些硬了,就翻身騎到了我的身上,對準目標,一下

子,我的小雞巴,就淹沒在了阿狸的肉逼?,阿?拼命地搖動著腰肢,並且主動

抓著我的手放在在自己的乳房上,我哪受得了這般刺激,一陣冷顫,一股濃精噴

發出去,我還在享受著射精帶來的快感,而阿?呢,起身下床,感覺很失望的樣

子走進了衛生間,我躺在床上,回想著剛才自己的無能,怎麽就幾秒鍾就射了呢?

是阿狸太妩媚了,還是我自己太無能了,再加上剛才阿狸的話,讓我感到一陣懊

惱,慚愧,怎麽這麽久,還沒回來,我輕手輕腳的來到衛生間門前,從門縫中我

看見,阿狸在洗澡,不對,她是在自衛,我清楚地看見她高擡著一條腿,把噴頭

調節成集中水柱,朝著自己的騷逼噴著,並不時地發出呻吟聲,我緩緩的轉身回

屋,當她再次回到床上時,我裝作睡著,其實我整夜無眠!!!



次日清晨,我不知何時睡去,何時醒來,睜開眼睛,想想昨晚的事,心?很

是酸楚,覺得自己對不起自己的老婆,因爲我的無能,讓老婆這麽辛苦,以後怎

麽辦呢?今天是休息日,下午我去到浴池,由于這些年還是有同性的意識,可是

畢竟性格內向,不敢主動去找,可又戒不掉,隻能偶爾去浴池看看那些大雞吧,

意淫一下。



我經常去的這家浴池是大衆浴池,不是同性浴池,隻有這樣才能避免被人發

現,可事事難料,這次去浴池卻成了我這一生的痛。象往常一樣,拿了手牌進去,

脫衣,淋浴,泡過池子,上來後,找人搓背,這次來了一個新人,以前沒見過他,

高高的鼻梁,渾身腱子肉,看樣子40多歲,好像個運動員一樣,他用水沖了沖

台面,說,躺下吧,我看了看他說,以前搓澡的吳師傅呢,不幹了?這人回話,

不是,吳師傅回老家了,過陣子回來,叫我老牛吧,一會有不舒服的地方告訴我,

一邊說一邊準備著搓澡巾,我看了看他說好,我不經意的撇了一眼著老牛的牛鞭,

雖然隔著內褲,但還是能看出一跳很深的輪廓,我有些小激動,躺好後,老牛就

在我身上搓了起來,還真別說,手法真不錯,下了很多死皮,老牛一口東北腔,

我的老弟啊,你這也忒埋汰了,老陣子沒來浴池了吧,這泥兒,都趕上混凝土了,

他越說越帶勁,我隻是笑了笑,可眼睛卻時常的看看他的雞巴,感覺很興奮地樣

子,閉上眼睛,想象著這個老牛要是能操我屁眼,該有多好啊,想著想著,下面

硬了,老牛也發現了,停下來說,咋整的,老弟,我給你整的不得勁拉?我有些

發浪,翻身說,那就搓後面吧,老牛說,成,緊接著在我背上搓著,搓完了,老

牛問我,用打奶嗎?我看看他說,來吧,打完奶滑滑的,整吧,老牛好像聽出了

什麽,覺得我實在想他暗示什麽,再次取回奶後,老牛說,躺好了,奶來了,一

股滑滑的牛奶灑到了背上,老牛用他那大手,在我的後背上不停地滑來滑去,指

壓著每一個穴位,緊接著是正面了,我翻過身來,他同樣倒了牛奶在我胸前,我

閉上眼,享受著,突然他手指不停地在我的乳頭上打轉,弄得我一陣瘙癢,雞巴

一下子就硬起來了,虧了此時屋?沒別人,要不肯定出醜,我睜眼看他,此時老

牛的眼光和之前比少了那憨厚,多了些奸詐淫邪,他說,舒服吧,不光女人這?

敏感,老爺們也是如此,你看你牛子,硬的都不行了吧,說話間他並沒有間斷對

我的挑逗,我此時眼神有些迷離,這感覺確實蘇爽,我扭動著身體,同時又渴望

著老牛繼續玩弄著我的乳頭,我側臉看去,老牛的雞巴在他的內褲?也不安穩了,

一條一條的,仿佛要蹦出來一樣,我的眼神被老牛發現,他換手,一隻手掐著我

的龜頭套弄,另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菊門,我贊歎老牛的膽子真大,他怎麽就確定

我有這方面傾向呢,難道他看出來了我又同性慧根,我此時顧不上那麽多了扒開

老牛的內褲,一把抓住了他的雞巴,我去,這大雞吧,硬的像個大鐵錘,感覺我

一手都難握住,那就兩隻手,我的天,兩隻手握住,還露出一個大大的龜頭,這

長度粗度硬度,是我根本無法比擬的,我想都沒想一口吊住他的大龜頭猛吸著,

老牛呵呵都笑著說,我早看出來了,你這個小騷貨,行了,今天就到這吧,一回

來人就不好了,說著雙手離開了我的陰莖和菊花,同時將大雞吧抽離了我的嘴巴,

我突然感覺一陣失落,像是個孩子丟掉心愛的玩具,轉念想起了阿狸,阿?的感

覺我終于明白了,老牛想走開,我一把抓住他手,說,牛叔,能不能留個聯系方

式,改天我請你去我家喝茶。老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02



又是一個周末,由于老婆出差,我獨自在家,這幾天,我一直想著老牛,期

間也通過幾次電話,老牛說有機會來我家,我想了想撥通了老牛的手機。



喂,誰啊?



是我,啊海,我家這兩天沒人,老婆出差了,你能不能來找我,好,我正好

這兩天休喜,晚上找你去,把你家地址發給我,到了打電話給你。



就這樣,我約了老牛來我家,這一下午漫長的等待,夾雜著我對老牛的幻想,

一陣門鈴聲把我叫到門前,開門一看,老牛穿著一身運動服,站立在門口,怎麽,

沒看見過我穿衣服的樣子嗎,似不似老精神了,哈哈?



老牛不知道,我心?的確那麽想的,感覺他一身運動裝,很威猛,很陽剛,

我把老牛讓到屋?,他環顧著我的家,最終坐在沙發上,我給他拿來拖鞋,替他

換上,老牛看著我給她換鞋,便撫摸著我的頭說,真乖啊,小寶貝,一會我好好

獎賞獎賞你。



我們對視著笑著,我也坐在了沙發上,老牛毫不客氣的摟住我的腰,另一隻

手伸進了我的胸口,手指不停地撥弄著我的乳頭,我的乳頭和雞巴,一下子就硬

了,老牛笑了笑,說,小寶貝,想我了嗎,想我的大雞吧了嗎,我知道接下來會

發生什麽,便害羞的點頭,我的表情好像是刺激到了老牛,他突然呼吸加速,鼻

?喘著粗氣,好像準備馬上給我一炮似得,摟過我來,大嘴狠命的堵住了我的小

嘴,手還不停的掐著我的屁股,我扭動著腰,附和著老牛的發力,而且還主動獻

出香舌和老牛的粗舌卷在了一起,老牛拼命地吸潤著我的唾液,他的嘴有一些口

臭,但正是這種口臭味刺激著我,老牛一把抱起我走進了臥室,一下把我扔到了

床上,自己也爬上了我和阿狸睡覺的大床,他邊爬邊脫衣服,時不時的還幫我退

下內褲,當他看見我的小雞巴聳立的時候,笑了笑說,你這個小雞巴,我不硬都

比你硬了大,哈哈,我有些羞愧,但還是知道他說的是事實,我用手抓著老牛帶

著內褲的雞雞,不停地揉搓著,像一隻發情的母狗,老牛很有性趣,或者說是性

商,一把拉住我的頭,湊近他的內褲,說,騷貨,聞聞,我褲裆的味道怎麽樣,

全是男性的味道,哈哈,我配合著狠命的吸著老牛內褲上的尿騷味,著味道很是

刺激,我的小弟弟不停地勃起,感覺要射精一樣,我發瘋的聞著,老牛說,想不

想了?騷貨,賤貨,想不想,吃我,大屌,說。



想,老牛,我想吃牛鞭,我想喝牛精,我想牛爸爸用大牛吊幹我的騷屁眼,

哈哈,你個騷貨,我今天就把你操個夠,讓你爽上天,快,那就快,讓我裹你的

大牛子吧,



說著我主動上手,退去老牛的內褲,老牛的大屌也已經有些勃起了,馬眼兒

也分泌出了一些前列腺液,我擡頭看了看老牛,他一把抓住我的頭發,並且命令

我張嘴,我早就像這樣了,張大著嘴巴,老牛用手扶著他那條大屌放進了我的嘴

?,我趕忙用力吸吮著,一股男性特有的尿騷味傳進了我的口中鼻中,我兩隻手

也沒閑著一手抓著一個蛋蛋,輕輕的揉搓著,並騰出嘴來問老牛,舒服嗎,牛爸

爸?



舒服,賤狗,你真會伺候人,知道怎麽讓我爽,媽的爽死了。



爽是吧?一會讓你更爽,



媽的別說話了,趕緊給我整,整的又粗又大,一會好操你啊,老牛一把又給

了我幾下狠狠地深喉,同時它的手也沒閑著,不停地往手上吐口水,然後滋潤著

我菊花深處,後面被他扣著菊花,嘴?被他大屌捅著,我眼淚都快出來了,老牛

看我菊花已松,將大屌抽離了我的口,我急忙喘了幾口大氣,突然他把我轉了過

去,我跪在床頭,屁股擡高,臉壓在床單上,老牛呢,直跪在我身後,手扶巨屌,

在我的菊花出摩擦,一邊摩擦一邊用手抓住我的頭發說,賤貨,準備好了嗎,我

好字還沒說出口,他狠狠地對著我菊花一使勁,整個龜頭鑽了進來,天啊,一個

鬼頭就已經那麽漲了,啊?啊?啊我疼得直叫,老牛好像很有經驗,並不急于整

根進來,一直用龜頭摩擦著我的菊門,那感覺簡直爽翻了,菊花一漲一漲的松緊

著,感覺我在不停的拉著粗粗的大便,時間一分一毛的過去,老牛看我已經適應,

便拔出巨屌,用加了些潤滑,{ 口水} 這一次他進來了很多,我能清楚地感覺到

這條牛鞭的力道,他龜頭出已經頂到我的前列腺了,老牛說賤貨,我要開始了,

爽的話,就大聲叫出來吧,來吧,牛爸爸,狠狠地操我,我的,菊花,就是爲你

而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牛九淺一深的插著,一邊插一邊拍打著我的屁股,

嘴?還說著,操死你個賤貨,服嗎,賤貨



此時我已泣不成聲,爸爸,牛爸爸,謝謝,謝謝牛爸爸操我,啊,啊,好爽

啊,牛爸爸的雞巴真粗,啊,啊,老牛抓住我的臀肉,用力的搖動著我的屁股,

我從開始的跪式已經被他草趴下了,他騎在我的屁股上操我,還用手抓著我的頭

發,此時我的雞雞很硬,感覺馬上就要射精了,老牛每草窩一下,我的雞巴就和

床單猛烈的摩擦一下,就這樣摩擦摩擦,在這光滑的床單上摩擦,我一股陽精上

腦,感覺隨時會迸發一樣,老牛是個老手,他感覺到我屁眼不停地在加緊,感覺

我快要射了,便停止了對我屁眼的攻擊,一把把我拉了起來,然後讓我觀音坐蓮

在他身上,他抱著我說,小寶貝,你可別這麽快射啊,那可就不好玩了,這時,

我和老牛面對面的做著,老牛一下一下的挺著他的大屌,手扶著床狠命發力,我

此時賤的像一隻母狗,揉搓著自己的乳頭,並配合著老牛的起伏,往下狠坐老牛

的牛鞭,我清楚地感覺到老牛這時整根雞巴已經在我腹中肛門內壁被他撐得慢慢

地,每頂一下,我就翻一下白眼,我已經快要到極限了,老牛看我這樣便把我放

到抓住我兩隻腳踝,開始最後的沖刺啊,啊,啊,啊我已不知今夕是何年了,被

他操的不要不要的,老牛加速的搖著好想要不我的菊花幹穿一樣,我說,牛爸爸,

快,我要射了,



老牛騰出一隻手,撸著我的小雞巴,並更加用力的快頂我的前列腺,啊

啊,,啊,,啊,,啊,,,



就這樣我感覺到一股熱精燙在了我的菊花深處,終于我也精關一松射了出來,

由于姿勢的關系射了自己滿臉的精子,老牛低吼著,仿佛還沈醉在射精的快感當

中,他拔出巨屌,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菊花在不停的收緊,大腿也在抽搐,可老牛

的牛鞭並沒有軟下來,依舊很有精神的樣子,他扶起我說來,幫我舔幹淨,我照

做,感覺自己是那麽幸福,晚上,我們一起吃飯,老牛邊吃邊說,



阿海啊,我是真喜歡你,啊以後我會經常來操你的,你願意嗎?



當然願意了,我現在就想求你一件事!



說,什麽事?



我喜歡挨操,可是我老婆可就慘了,



是啊,你那方面肯定滿足不了你老婆,那怎麽辦我希望你能草我老婆,讓他

也能幸福,同樣也能操我,老牛,你願意嗎,老牛放下了碗筷想了想說,沒問題

啊,原來你還有淫妻癖,行啊你,我還真小看你了,我也驚訝老牛還真是什麽都

懂,



真的,真的願意,你真的能操我老婆,



真的,但是你就成了我和你老婆的綠奴了,你願意嗎?



願意,就憑你這大屌,我什麽都願意,從今起,你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

好嗎?



老牛拍了拍我的頭,說,跪下,哪有主人和奴一起吃飯的,我驚訝他進入角

色是如此之快,放下碗筷,跪在了他腳下,這一跪可就開啓了我人生的新篇章了,

老牛說,一會吃完飯咱們好好商量商量,怎樣草你的老婆吧,啊?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過年的性衝動
01



男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抽煙,喝酒,打牌,玩女人,而我則例外,我有嚴重

的淫妻癖,還是一個性格格外扭曲的被虐者,也就是SM中的M,對于我們這類

人,行內統稱綠奴!



想要做綠奴也不簡單,首先你要找到綠主,還要有一個懂sm的妻子,最重

要的是,你要真正的喜歡做M,這樣你的人生才會有樂趣,我的故事是這樣的。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有一些同性戀傾向,那要從上小學時說起,那時也就五六

年級的樣子,班上的男同學都開始有性發育,我也不例外,有時經常三五同學在

上廁所的時候比比誰的雞雞大,誰的雞雞粗,誰的龜頭大,互相嘲笑,互相攀比

的,記得那時我有個不錯的朋友,叫阿龍,他比我們發育要早,那時候他的雞雞

就已經很大很粗了,每次看到他的雞雞時,我都有一種莫名的沖動,好像要舔上

一舔才能滿足,又一次,隻有我們兩人上廁所,我們離得很近,我很是激動,心

想著一會就能看見阿龍的大雞巴了,心跳不斷加速中,可阿龍好像注意到了我的

眼神,一直盯著他的下體,阿龍說,喂,你看什麽啊,你沒有嗎?我被他突然地

提問整的滿臉通紅,趕緊裝做解褲子要小便的樣子,嘴?說,不是啊,不是啊,

阿龍可壞了,他抓住我的褲腰帶,就要解,嘴?還說著,我要看看你的,哈哈,

由于我沒有他力量大,被他按在牆角,當他脫下我的褲子時,我的雞雞正在勃起

當中,硬了,哈哈,怎麽回事?啊海?你是不是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啊,哈哈,

阿龍壞壞的笑著,我感覺十分羞澀,提上褲子跑回教室。



這節課,把我給憋壞了,光顧著逃跑,忘了小便,下了課趕忙沖向廁所,一

通猛射,感覺世界都清淨了,提了提褲子,我漫步走出廁所,這時,阿龍站在門

口,他說,咱們一起回家吧,回你家吃午飯,因爲我家的情況有點不同,就是父

母都在外地上班,平時都是我自己生活,周末回去奶奶家,阿龍跟我還算要好,

經常中午去我家吃飯,歇息,可這次我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同,半推半就的和阿龍

走回了我家,進屋後,阿龍坐在沙發上,我去冰箱?拿了幾個漢堡,放在微波爐

?溫熱,等漢堡熱好了就拿過去,給,咱們中午就吃它吧,啊龍壞壞的看著我,

笑了笑一把把我拉過來,漢堡都掉到了地上,他力量很大,大手摟著我說,我嘛

當然是吃漢堡了,至于你嘛,給你吃些不一樣的,說著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露出

那條又黑有長的雞巴,我看了看他好像不是在開玩笑,阿龍是我們班最厲害的角

色,誰都打不過他,這和他強于同齡人的體型是分不開的,我當時怕的要命,但

是想想又有些激動,阿龍推了推我的頭說,快啊,難道還要我給你加點番茄醬嗎,

真當我這時熱狗了?快!,說著我給他強按住頭按了下去,不知道當時怎麽了,

我竟張口吃了進去,還是整根吞的那種,就這樣被他右手按著在他賤賤勃起的雞

巴上,做著口交,而此時我的雞雞也硬的像鐵一樣,阿龍用手揉著我的褲裆,好

爽啊,沒有幾分鍾的時間,阿龍突然對我說,加速,快,快,我像聽到命令一樣,

快速的吞吐著阿龍的雞雞,此時我能感覺到他雞巴在我口中漲的一跳一跳的,緊

接著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嘴?,阿龍低吼著,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就

這樣,我漸漸的對同性産生了,那次阿龍和我的事情深深的影響著我的興趣走向,

又過了些年,應該是上高中時,由于是寄宿學校,有好多男生,成了GAY友,

我並沒有他們那麽開放,一直隱瞞著自己的取向,可是有一次,我終于被幹了,

那時在一個盛夏的晚上,我們都是寄宿生,晚上會打籃球到很晚,大家都散場之

後,我獨自一人走進了洗漱間,因爲這些年我對同性的取向,一直在加深,壓抑

自己的真實想法是很難的,就連一起洗澡,看見了大的雞巴,我都會勃起,所以

故意岔開時間和同學洗澡,正在我洗著的時候,管理員劉伯,走了進來說,阿海,

怎麽你這麽晚洗澡啊?隻有你自己?我頓了頓,因爲我看見劉伯是光著身子的,

而且下面的那條,很粗,很黑,晃來晃去,的兩個春袋,不好,我要勃起了。我

咽了咽唾沫,趕緊用毛巾擋住,下體,不能讓劉伯看見,要不多尴尬啊,強笑著

說,是啊,劉伯,你也這麽晚洗澡啊,劉伯朝著我的方向走來說,哈哈,來,我

幫你擦擦背,你們這些孩子啊,沒家長在身邊,衛生可要做好啊,說著,和我共

處一間淋浴隔斷內,我當時緊張的不知眼睛該看哪,說,不用了劉伯,可對方仍

舊堅持,並奪過了我遮擋雞巴的毛巾,偶的小弟弟很有精神的抖了出來,劉伯也

是嚇了一跳,我當時說不出的難爲情,臉上笑得不知有多難看,劉伯什麽都沒說,

隻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他把我轉過去,讓我背對著他,任憑淋雨噴頭的水澆在

我的悲傷,我磚頭看他,他正在往手上打香皂,我有些激動,控制不住的低頭偷

瞄劉伯的雞雞,近看更加威武,大大的龜頭完全探出包皮,陰莖上布滿青筋,不

好,我又硬了,我隻能盡量避開角度,不讓劉伯看見我勃起的小雞巴,這時,一

雙大手帶著香皂沫放在了我的背上,劉伯說,別動,老實點,幫你洗幹淨,說著

大手在我的背上搓著搓著,劉伯的大手很糙,聽說以前是農民,種過地,我的後

背上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老繭在我的脊椎上劃過,就這樣劉伯的手漸漸的往下摸,

摸到我屁股時,他狠狠地掐了一把,我整個人像是過點一樣,往前一挺,差點沒

站住,幸好劉伯的另一隻手撫著我的肩膀,我才不至于摔倒,但我的動作也逃不

過他的眼睛,劉伯伯嘴湊到我耳邊,說,我果然沒看錯,你是個小屁眼,挨操的

貨!這短短幾句話,說的我雞巴又硬了起來,我回頭剛想爭辯,他一把按住了我

的頭,緊貼在牆上,另一隻手的中指,帶著香皂沫,不停地扣弄著我的屁眼,此

時我渾身發麻,癢癢的,浪浪的,隻見他中指越扣約深,嘴?還嘟囔著,沒想到

你還是個雛兒,那我今天可得好好草草你,劉伯此時按著我的手力量極大,我很

難掙脫,菊部又被侵犯著,我大張著嘴,任憑劉伯用手指擴大著我的肛門,一根

手指,兩根手指,開始都是有些疼,但劉伯不斷地抽查著我的屁眼,我當時有一

種拉屎的快感,啊的一聲,我竟然叫出了聲,劉伯手停止了動作但是手指仍舊在

我屁眼?,他又湊過來說,小寶貝,想不想劉伯操你,我回頭看看他,又看了看

他胯下爆挺的大雞吧,竟然點了點頭,劉伯看我點頭,哈哈大笑,一把把我轉過

來,這是的角度,我的臉正對著他的大雞吧,劉伯用高高翹起的大雞吧抽打著我

的臉,說,求我,求我我就操你,快,求我,我像一隻小綿羊一樣說,求求你,

操我,劉伯哈哈大笑,一把掐開了我的嘴巴,整根大雞吧頂了進來,我雙手扶著

劉波的屁股,因爲他很用力,每一下都深喉,搞得我快要吐出來一樣,此時,我

的內心是興奮地,從我胯下的陽具就能知道,他草我的嘴足足有一百下,然後,

又把我翻過去,背對著他,我跪在地上,高高的擡起屁股,仿佛是等待接受主人

戀愛的小狗一樣,劉伯狠狠地往我屁眼?吐了口吐沫,說,忍著點疼,一會就爽

了,今天非草射你個賤貨,就這樣,我第一次獻出了自己寶貴的菊花,高中這幾

年,有過那麽幾次,都是劉伯這個壞東西,我開始慢慢地喜歡上了被操的感覺,

時間飛快轉眼即逝,我已三十而立。雖然娶妻生子,但內心還是同性意識,在房

事方面,也往往不能滿足老婆,說說我老婆吧。



阿狸,比我小2歲,天生的白虎蝴蝶逼,酮體雪白,四肢纖長,一雙勾魂眼,

柳葉眉,鷹鈎鼻,厚厚的嘴唇,加上長長的馬尾,高聳的乳房和渾圓的翹臀,真

實的性感尤物啊,有時我都懷疑她有天會紅杏出牆。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可是最近我發現老婆總是有些異樣,一天晚上,

我們躺在床上,她看書,我玩手機,我問她,老婆,最近怎麽了,感覺你怪怪的,

老婆放下書,鄭重其事的看著我說,你感覺到了,我和你實話實說吧,我最近感

覺自己總是發春,特別想要,可是每次你都不行,根本滿足不了我,總是草草了

事,弄得人家好難受,上班都沒有心思,總感覺下面癢癢的,希望被一根大雞巴

狠狠地插上一次,說著老婆臉湊過來,親著我的臉,同時手摸索著我的小雞巴,

一下一下的撸著,我很快就勃起了,聽著她說的這些淫語,我感覺自己就快要射

了,老婆撸著我的雞巴感覺有些硬了,就翻身騎到了我的身上,對準目標,一下

子,我的小雞巴,就淹沒在了阿狸的肉逼?,阿?拼命地搖動著腰肢,並且主動

抓著我的手放在在自己的乳房上,我哪受得了這般刺激,一陣冷顫,一股濃精噴

發出去,我還在享受著射精帶來的快感,而阿?呢,起身下床,感覺很失望的樣

子走進了衛生間,我躺在床上,回想著剛才自己的無能,怎麽就幾秒鍾就射了呢?

是阿狸太妩媚了,還是我自己太無能了,再加上剛才阿狸的話,讓我感到一陣懊

惱,慚愧,怎麽這麽久,還沒回來,我輕手輕腳的來到衛生間門前,從門縫中我

看見,阿狸在洗澡,不對,她是在自衛,我清楚地看見她高擡著一條腿,把噴頭

調節成集中水柱,朝著自己的騷逼噴著,並不時地發出呻吟聲,我緩緩的轉身回

屋,當她再次回到床上時,我裝作睡著,其實我整夜無眠!!!



次日清晨,我不知何時睡去,何時醒來,睜開眼睛,想想昨晚的事,心?很

是酸楚,覺得自己對不起自己的老婆,因爲我的無能,讓老婆這麽辛苦,以後怎

麽辦呢?今天是休息日,下午我去到浴池,由于這些年還是有同性的意識,可是

畢竟性格內向,不敢主動去找,可又戒不掉,隻能偶爾去浴池看看那些大雞吧,

意淫一下。



我經常去的這家浴池是大衆浴池,不是同性浴池,隻有這樣才能避免被人發

現,可事事難料,這次去浴池卻成了我這一生的痛。象往常一樣,拿了手牌進去,

脫衣,淋浴,泡過池子,上來後,找人搓背,這次來了一個新人,以前沒見過他,

高高的鼻梁,渾身腱子肉,看樣子40多歲,好像個運動員一樣,他用水沖了沖

台面,說,躺下吧,我看了看他說,以前搓澡的吳師傅呢,不幹了?這人回話,

不是,吳師傅回老家了,過陣子回來,叫我老牛吧,一會有不舒服的地方告訴我,

一邊說一邊準備著搓澡巾,我看了看他說好,我不經意的撇了一眼著老牛的牛鞭,

雖然隔著內褲,但還是能看出一跳很深的輪廓,我有些小激動,躺好後,老牛就

在我身上搓了起來,還真別說,手法真不錯,下了很多死皮,老牛一口東北腔,

我的老弟啊,你這也忒埋汰了,老陣子沒來浴池了吧,這泥兒,都趕上混凝土了,

他越說越帶勁,我隻是笑了笑,可眼睛卻時常的看看他的雞巴,感覺很興奮地樣

子,閉上眼睛,想象著這個老牛要是能操我屁眼,該有多好啊,想著想著,下面

硬了,老牛也發現了,停下來說,咋整的,老弟,我給你整的不得勁拉?我有些

發浪,翻身說,那就搓後面吧,老牛說,成,緊接著在我背上搓著,搓完了,老

牛問我,用打奶嗎?我看看他說,來吧,打完奶滑滑的,整吧,老牛好像聽出了

什麽,覺得我實在想他暗示什麽,再次取回奶後,老牛說,躺好了,奶來了,一

股滑滑的牛奶灑到了背上,老牛用他那大手,在我的後背上不停地滑來滑去,指

壓著每一個穴位,緊接著是正面了,我翻過身來,他同樣倒了牛奶在我胸前,我

閉上眼,享受著,突然他手指不停地在我的乳頭上打轉,弄得我一陣瘙癢,雞巴

一下子就硬起來了,虧了此時屋?沒別人,要不肯定出醜,我睜眼看他,此時老

牛的眼光和之前比少了那憨厚,多了些奸詐淫邪,他說,舒服吧,不光女人這?

敏感,老爺們也是如此,你看你牛子,硬的都不行了吧,說話間他並沒有間斷對

我的挑逗,我此時眼神有些迷離,這感覺確實蘇爽,我扭動著身體,同時又渴望

著老牛繼續玩弄著我的乳頭,我側臉看去,老牛的雞巴在他的內褲?也不安穩了,

一條一條的,仿佛要蹦出來一樣,我的眼神被老牛發現,他換手,一隻手掐著我

的龜頭套弄,另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菊門,我贊歎老牛的膽子真大,他怎麽就確定

我有這方面傾向呢,難道他看出來了我又同性慧根,我此時顧不上那麽多了扒開

老牛的內褲,一把抓住了他的雞巴,我去,這大雞吧,硬的像個大鐵錘,感覺我

一手都難握住,那就兩隻手,我的天,兩隻手握住,還露出一個大大的龜頭,這

長度粗度硬度,是我根本無法比擬的,我想都沒想一口吊住他的大龜頭猛吸著,

老牛呵呵都笑著說,我早看出來了,你這個小騷貨,行了,今天就到這吧,一回

來人就不好了,說著雙手離開了我的陰莖和菊花,同時將大雞吧抽離了我的嘴巴,

我突然感覺一陣失落,像是個孩子丟掉心愛的玩具,轉念想起了阿狸,阿?的感

覺我終于明白了,老牛想走開,我一把抓住他手,說,牛叔,能不能留個聯系方

式,改天我請你去我家喝茶。老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02



又是一個周末,由于老婆出差,我獨自在家,這幾天,我一直想著老牛,期

間也通過幾次電話,老牛說有機會來我家,我想了想撥通了老牛的手機。



喂,誰啊?



是我,啊海,我家這兩天沒人,老婆出差了,你能不能來找我,好,我正好

這兩天休喜,晚上找你去,把你家地址發給我,到了打電話給你。



就這樣,我約了老牛來我家,這一下午漫長的等待,夾雜著我對老牛的幻想,

一陣門鈴聲把我叫到門前,開門一看,老牛穿著一身運動服,站立在門口,怎麽,

沒看見過我穿衣服的樣子嗎,似不似老精神了,哈哈?



老牛不知道,我心?的確那麽想的,感覺他一身運動裝,很威猛,很陽剛,

我把老牛讓到屋?,他環顧著我的家,最終坐在沙發上,我給他拿來拖鞋,替他

換上,老牛看著我給她換鞋,便撫摸著我的頭說,真乖啊,小寶貝,一會我好好

獎賞獎賞你。



我們對視著笑著,我也坐在了沙發上,老牛毫不客氣的摟住我的腰,另一隻

手伸進了我的胸口,手指不停地撥弄著我的乳頭,我的乳頭和雞巴,一下子就硬

了,老牛笑了笑,說,小寶貝,想我了嗎,想我的大雞吧了嗎,我知道接下來會

發生什麽,便害羞的點頭,我的表情好像是刺激到了老牛,他突然呼吸加速,鼻

?喘著粗氣,好像準備馬上給我一炮似得,摟過我來,大嘴狠命的堵住了我的小

嘴,手還不停的掐著我的屁股,我扭動著腰,附和著老牛的發力,而且還主動獻

出香舌和老牛的粗舌卷在了一起,老牛拼命地吸潤著我的唾液,他的嘴有一些口

臭,但正是這種口臭味刺激著我,老牛一把抱起我走進了臥室,一下把我扔到了

床上,自己也爬上了我和阿狸睡覺的大床,他邊爬邊脫衣服,時不時的還幫我退

下內褲,當他看見我的小雞巴聳立的時候,笑了笑說,你這個小雞巴,我不硬都

比你硬了大,哈哈,我有些羞愧,但還是知道他說的是事實,我用手抓著老牛帶

著內褲的雞雞,不停地揉搓著,像一隻發情的母狗,老牛很有性趣,或者說是性

商,一把拉住我的頭,湊近他的內褲,說,騷貨,聞聞,我褲裆的味道怎麽樣,

全是男性的味道,哈哈,我配合著狠命的吸著老牛內褲上的尿騷味,著味道很是

刺激,我的小弟弟不停地勃起,感覺要射精一樣,我發瘋的聞著,老牛說,想不

想了?騷貨,賤貨,想不想,吃我,大屌,說。



想,老牛,我想吃牛鞭,我想喝牛精,我想牛爸爸用大牛吊幹我的騷屁眼,

哈哈,你個騷貨,我今天就把你操個夠,讓你爽上天,快,那就快,讓我裹你的

大牛子吧,



說著我主動上手,退去老牛的內褲,老牛的大屌也已經有些勃起了,馬眼兒

也分泌出了一些前列腺液,我擡頭看了看老牛,他一把抓住我的頭發,並且命令

我張嘴,我早就像這樣了,張大著嘴巴,老牛用手扶著他那條大屌放進了我的嘴

?,我趕忙用力吸吮著,一股男性特有的尿騷味傳進了我的口中鼻中,我兩隻手

也沒閑著一手抓著一個蛋蛋,輕輕的揉搓著,並騰出嘴來問老牛,舒服嗎,牛爸

爸?



舒服,賤狗,你真會伺候人,知道怎麽讓我爽,媽的爽死了。



爽是吧?一會讓你更爽,



媽的別說話了,趕緊給我整,整的又粗又大,一會好操你啊,老牛一把又給

了我幾下狠狠地深喉,同時它的手也沒閑著,不停地往手上吐口水,然後滋潤著

我菊花深處,後面被他扣著菊花,嘴?被他大屌捅著,我眼淚都快出來了,老牛

看我菊花已松,將大屌抽離了我的口,我急忙喘了幾口大氣,突然他把我轉了過

去,我跪在床頭,屁股擡高,臉壓在床單上,老牛呢,直跪在我身後,手扶巨屌,

在我的菊花出摩擦,一邊摩擦一邊用手抓住我的頭發說,賤貨,準備好了嗎,我

好字還沒說出口,他狠狠地對著我菊花一使勁,整個龜頭鑽了進來,天啊,一個

鬼頭就已經那麽漲了,啊?啊?啊我疼得直叫,老牛好像很有經驗,並不急于整

根進來,一直用龜頭摩擦著我的菊門,那感覺簡直爽翻了,菊花一漲一漲的松緊

著,感覺我在不停的拉著粗粗的大便,時間一分一毛的過去,老牛看我已經適應,

便拔出巨屌,用加了些潤滑,{ 口水} 這一次他進來了很多,我能清楚地感覺到

這條牛鞭的力道,他龜頭出已經頂到我的前列腺了,老牛說賤貨,我要開始了,

爽的話,就大聲叫出來吧,來吧,牛爸爸,狠狠地操我,我的,菊花,就是爲你

而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牛九淺一深的插著,一邊插一邊拍打著我的屁股,

嘴?還說著,操死你個賤貨,服嗎,賤貨



此時我已泣不成聲,爸爸,牛爸爸,謝謝,謝謝牛爸爸操我,啊,啊,好爽

啊,牛爸爸的雞巴真粗,啊,啊,老牛抓住我的臀肉,用力的搖動著我的屁股,

我從開始的跪式已經被他草趴下了,他騎在我的屁股上操我,還用手抓著我的頭

發,此時我的雞雞很硬,感覺馬上就要射精了,老牛每草窩一下,我的雞巴就和

床單猛烈的摩擦一下,就這樣摩擦摩擦,在這光滑的床單上摩擦,我一股陽精上

腦,感覺隨時會迸發一樣,老牛是個老手,他感覺到我屁眼不停地在加緊,感覺

我快要射了,便停止了對我屁眼的攻擊,一把把我拉了起來,然後讓我觀音坐蓮

在他身上,他抱著我說,小寶貝,你可別這麽快射啊,那可就不好玩了,這時,

我和老牛面對面的做著,老牛一下一下的挺著他的大屌,手扶著床狠命發力,我

此時賤的像一隻母狗,揉搓著自己的乳頭,並配合著老牛的起伏,往下狠坐老牛

的牛鞭,我清楚地感覺到老牛這時整根雞巴已經在我腹中肛門內壁被他撐得慢慢

地,每頂一下,我就翻一下白眼,我已經快要到極限了,老牛看我這樣便把我放

到抓住我兩隻腳踝,開始最後的沖刺啊,啊,啊,啊我已不知今夕是何年了,被

他操的不要不要的,老牛加速的搖著好想要不我的菊花幹穿一樣,我說,牛爸爸,

快,我要射了,



老牛騰出一隻手,撸著我的小雞巴,並更加用力的快頂我的前列腺,啊

啊,,啊,,啊,,啊,,,



就這樣我感覺到一股熱精燙在了我的菊花深處,終于我也精關一松射了出來,

由于姿勢的關系射了自己滿臉的精子,老牛低吼著,仿佛還沈醉在射精的快感當

中,他拔出巨屌,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菊花在不停的收緊,大腿也在抽搐,可老牛

的牛鞭並沒有軟下來,依舊很有精神的樣子,他扶起我說來,幫我舔幹淨,我照

做,感覺自己是那麽幸福,晚上,我們一起吃飯,老牛邊吃邊說,



阿海啊,我是真喜歡你,啊以後我會經常來操你的,你願意嗎?



當然願意了,我現在就想求你一件事!



說,什麽事?



我喜歡挨操,可是我老婆可就慘了,



是啊,你那方面肯定滿足不了你老婆,那怎麽辦我希望你能草我老婆,讓他

也能幸福,同樣也能操我,老牛,你願意嗎,老牛放下了碗筷想了想說,沒問題

啊,原來你還有淫妻癖,行啊你,我還真小看你了,我也驚訝老牛還真是什麽都

懂,



真的,真的願意,你真的能操我老婆,



真的,但是你就成了我和你老婆的綠奴了,你願意嗎?



願意,就憑你這大屌,我什麽都願意,從今起,你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

好嗎?



老牛拍了拍我的頭,說,跪下,哪有主人和奴一起吃飯的,我驚訝他進入角

色是如此之快,放下碗筷,跪在了他腳下,這一跪可就開啓了我人生的新篇章了,

老牛說,一會吃完飯咱們好好商量商量,怎樣草你的老婆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