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撞破奸情









小劉對著手機屏幕看得津津有味,雖然他已經把聲音降到了最低聲,但間或傳來的動靜和他越發紅漲的臉蛋還是很容易暴露此刻手機內播放的內容。



“咚咚咚”有人敲門的聲音嚇了小劉一跳,手忙腳亂地關上手機,提上褲子,又把地上的面巾紙踢到桌子下面,頓了頓,這才走過去把值班室的門打開了。



“你小子沒事兒鎖什麽門,窗戶的簾也給拉上了。”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響起。



“嗨,這都深更半夜了,該回家的早就回家了,誰這個點回來啊,再說了,出了事兒不還有那麽監控攝像頭呢嘛,沒事兒。最近治安那麽差我總得小心一下我的安全啊,鎖上門,安全。”小劉嬉皮笑臉地陳述著自己早就準備好的說辭,不過這話聽起來明顯中氣不足。



“放屁吧你就,一定又看A片呢吧,死性不改,趕緊找個對象得了。”說話間,一個老頭走了進來,他也是這個小區的保安,不過人家當這個保安可不是因爲缺了吃穿,純粹就是老了沒事兒想打發時間。只見他走進警衛室皺起了眉頭,“一屋子味兒,趕緊打開窗戶放放風,都憋了一下午了。”



小劉這才發現從中午開始下的雨終于停了,便拉開窗簾,打開了窗戶,清新的空氣頓時由外面的世界湧了進來,小劉舒舒服服地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倚在窗邊。



“還說找對象,我這樣的誰能看得上,我呀,就等著好好攢幾年錢回老家去,那里的女人不嫌棄我,說不定回去了還是香饽饽,爭著搶著要我呢。”



“哼,我還不知道你?每個月發那點工資全都送到小姐的逼里了,還攢錢呢,做夢吧你就,你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老頭不知道在找著什麽,嘴上也沒閑著。小劉有些不耐煩,打斷他,說:“行了行了,我自己的事兒我自己知道怎麽辦。對了,你大半夜跑過來找什麽呢,我幫你找找。”



“我找……找到了。”老頭在抽屜里找到一個手機充電器,“剛剛交班回去才發現電池忘拿了,雨太大,懶得出來,這雨一停我就來了,行了,我回去了,你別在偷懶了,知道最近治安不好還敢這麽偷懶……”老頭說著話看到了窗外一個人影緩慢經過。



“徐老師?”



“徐老師?什麽徐老師?”小劉沒反應過來,回頭一看原來剛剛經過的是小區的一位業主,叫徐景安,高中教師,三十出頭,文質彬彬,謙遜有禮,平日里遇到了人總是會主動打招呼,在小區里屬于很受大家喜愛的人物。



“徐老師,才下班啊,你們老師也是夠辛苦的了。”小劉對著徐老師的背影打招呼,不過他又想到了什麽,疑惑道:“咦,不對啊,不是國家不讓上晚課了麽,就算上晚課也不會這麽晚啊……”



“就你多嘴,跟你有什麽關系。”老頭急忙制止了他,小劉這才意識到自己多嘴了,現在的人都注重隱私,這也就是徐老師脾氣好,要是T3棟的老張太太這會兒準保已經掐著腰跟小劉對罵撕逼起來了,那得理不饒人,得勢整死你的架勢小劉可受不了。



這時徐景安緩緩轉過身子,看不出來臉上有任何不滿,倒是滿臉掩飾不住的憔悴讓老頭和小劉吃了一驚。



“快高考了,比不得平時,一年到頭來也就辛苦這幾天。”徐景安努力擠出一個笑容,然后點點頭,轉過身子繼續移動著沈重的步伐,從后面看過去好像一個沒有骨架的人正用盡全身最后一點力氣來支撐搖搖欲墜的身體一樣,疲態盡顯。小劉甚至懷疑如果沒有手上的那把雨傘做支撐恐怕徐老師真的就那麽直接倒下去了。



“老頭,你不覺得今天徐老師怪怪的嗎?三十出頭的人,怎麽今天看起來這麽蒼老呢,比你還老!”待人影消失在夜色中,小劉不由說道。老頭笑笑:“沒聽人家說了麽,快高考了,學生,老師都比平時辛苦,跟你說你也不懂,就會偷懶的家夥……”老頭本想著調侃幾句就回家但突然想起來了一個事兒,臉色微變。



“怎麽了老頭,怎麽不說話了?”小劉察覺到了老頭的異樣。



“完了,有可能今晚要出事兒……”老頭喃喃自語,又下定決心,“我先不走了,在這兒等會兒,萬一真出了事兒我怕你一個人忙不過來!”



老頭突然神經兮兮,這讓小劉不安起來:“老頭你沒事兒吧,有事說事,別搞的神經兮兮的,大晚上的能有什麽事兒?別沒事兒嚇唬我啊。”



“我嚇唬你干什麽,你還記得前段時間好幾天沒看見徐老師,后來他說他出差去調研了,記得不?”



“啊,記得啊。”



“那段時間我就注意到了一個事兒,徐老師的愛人每天回家的時候身邊總是跟著一個男人,看那緊張兮兮的樣子就知道沒什麽好事兒!”



“我操,你是說徐老師讓人帶綠帽子了?這麽勁爆啊,你不早跟我說。”徐老師的妻子可一度是小劉的幻想對象,絕對算是小區里首屈一指的美人。那一身挺拔迷人的身姿時常在考究的衣裙里撩撥著小劉不安分的小心髒,那胸,那屁股,分開來也都是極品,更不要說那張精致的臉蛋了,可惜人是格外漂亮,就是性子冷了點,跟徐老師沒法比,平時看見人跟自己打招呼最多就是矜持地點點頭,從不多話。沒想到這樣的女人居然也會偷男人?對小劉來說這個消息可比任何一個女明星的豔照門來得要勁爆多了!



“跟你說?跟你說了那全世界都知道了。不管怎麽樣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兒,咱管不著……可今晚……唉,剛剛交班之前徐老師的愛人回來,打卡的時候我下意識看了一眼,那男人就坐在車里呢,要是萬一那男的還沒走,現在徐老師又回到家了……”老頭沒有說下去,小劉倒是興奮的不行:“我操,這不就是現實版的夫目前犯麽,我去,我去,太刺激了。”見到老頭責怪的眼神他馬上說道:“哎呀你放心吧,徐老師就算捉奸在床了又能怎樣,一個讀書人,脾氣又那麽好,折騰不起來的,事情鬧不大的。”



“你懂個屁!這世界上從來就不存在沒有脾氣的人,每個人都有脾氣,只不過有些所謂好脾氣的人懂得隱忍,但什麽事情都有底線,都有一個度,一旦到了承受不了的時候就會爆發,平時脾氣越好的人他一旦爆發起來那才叫一個可怕呢!所以說什麽時候都千萬別把脾氣好的人惹生氣了!”老頭又歎了口氣,“不過希望像你說得鬧不起來吧,畢竟這種事情鬧開了,對誰都不好……”







徐景安拖著無比疲憊的身體走進了電梯,有些頹然地背靠電梯牆體,聽到電梯啓動的聲音,他那蒼白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輕松的表情,他並沒有意識到此刻他衣角上沾染上了一灘血迹……



他回到家,慢慢地打開門,發現客廳黑乎乎的一片,只有一絲亮光從臥室沒有關緊的門縫當中泄露出來,不止這些,跟亮光一同出來的還有一對男女忘情歡愛的聲音!



徐景安愣了愣,腦子里閃過一片空白,愣了半晌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隨著他腳步逐漸靠近,那聲音越發地清晰,他還是覺得以現在自己的精神狀態最好還是親眼證實一下才行。



在到達臥室門口之前他的心一直“砰砰”跳得厲害,他希望自己只是幻聽而已,然而事實證明徐景安並沒有幻聽,通過門縫,他親眼看到了在那布滿暧昧燈光的世界里,一對一絲不挂通體雪白的男女正激烈地糾纏在一起,那個像個蕩婦一樣不知廉恥地放肆叫喚的女人正是徐老師的妻子,蔣心悅。此時她那渾然忘我的狀態是徐景安從來沒有見到過的,蔣心悅面色超紅,頭發淩亂,不少發絲粘貼在她那潮紅且香汗淋漓的臉蛋上,眼睛微微眯著,嘴巴輕輕張著,似乎完全陷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當中,而她的身體則像是一條暢快的魚,軟軟地趴在床上,任由身后的男人時而猛烈時而柔情地沖擊,蕩來蕩去。



徐景安感到了一絲陌生,一絲悲涼,但很快,巨大的憤怒掩蓋了這一切,在她身后男人,徐景安也認識,數年沒見的老相識了,只是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在這樣的情形當中。



徐景安那滿是血絲的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身子仿佛頓時充滿了力量,力量太大以至于他止不住地渾身顫抖著,看著里面那對男女瘋狂享受的模樣他到底沒有大聲喝止,在暴怒即將爆發的一瞬間,可怕的理智占據了他的大腦,徐景安努力壓抑住了顫抖的身體,深深地看了一眼里面渾然未覺的男女轉身走進了廚房,他選了一把菜刀,觀察了一下刀刃然后在手指上割了一下,沒什麽痛感,但鮮紅的血液還是輕易滲了出來。



整個過程他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而選取菜刀時産生的乒乒乓乓的聲音似乎引起了臥室里女人的警覺,歡叫聲停了下來。



“怎麽了寶貝兒?”男人的聲音有些喘,也有些急。



“你沒聽見聲音?”女人的聲音里則是透著一股子驚慌。



“嘻嘻,聽到了,你一直叫的這麽歡實我怎麽會聽不到,耳膜都要震聾啦。”男人在嬉皮笑臉。



“哎呀,你先別鬧,我好像聽到什麽聲音了,外面!”



“行了,別嚇唬你自己了,不是說他又出差了麽。”



“是出差沒錯,不過我剛剛給他打電話他關機了,他平時可不怎麽關機的……”



“行了,別可是了,關機而已,說不定電池沒電了,說不定是去找小姐尋歡作樂的也不一定。這麽些年你自己過得什麽日子你不知道啊。再說過兩天我回去了不知道什麽時候再見面呢,現在趕緊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別浪費了!”



女人似乎猶豫了一下,沒多久呻吟再度響起,不過顯然在興致上差了許多,而這時,徐景安已經來到了臥室門口,手里握著菜刀,心下卻是異常平靜,內心無比笃定地觀察著里面兩個人的醜態。



“哎呀不行,我還是確認一下。”女人還是沈不住氣,脫離了男人的身子,就那麽光著身子跳到床下拿起自己的手機,這個過程當中女人胸前的一對潔白的奶子不知廉恥地跳躍著,徐景安甚至看到了女人小腹上面的那從黑乎乎的毛發濕漉漉地粘連在一起,這讓徐景安感到惡心。相識十年如今又爲夫妻,可徐景安從來沒有見過蔣心悅如此不知羞恥的模樣。男人無奈地笑笑,看著拿起電話的蔣心悅張開了雙臂,女人杏眼一瞪,一邊撥著號碼一邊爬上床,再次倒在了男人的懷里。



沒一會兒電話接通的聲音在這靜谧的環境響起,緊接著就是刺耳的鈴聲打破了這個夜晚的甯靜,女人臉色大變,男人則是面如死灰,徐景安打開門,緩緩走了進去……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綠史(01-08)
第一章 撞破奸情









小劉對著手機屏幕看得津津有味,雖然他已經把聲音降到了最低聲,但間或傳來的動靜和他越發紅漲的臉蛋還是很容易暴露此刻手機內播放的內容。



“咚咚咚”有人敲門的聲音嚇了小劉一跳,手忙腳亂地關上手機,提上褲子,又把地上的面巾紙踢到桌子下面,頓了頓,這才走過去把值班室的門打開了。



“你小子沒事兒鎖什麽門,窗戶的簾也給拉上了。”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響起。



“嗨,這都深更半夜了,該回家的早就回家了,誰這個點回來啊,再說了,出了事兒不還有那麽監控攝像頭呢嘛,沒事兒。最近治安那麽差我總得小心一下我的安全啊,鎖上門,安全。”小劉嬉皮笑臉地陳述著自己早就準備好的說辭,不過這話聽起來明顯中氣不足。



“放屁吧你就,一定又看A片呢吧,死性不改,趕緊找個對象得了。”說話間,一個老頭走了進來,他也是這個小區的保安,不過人家當這個保安可不是因爲缺了吃穿,純粹就是老了沒事兒想打發時間。只見他走進警衛室皺起了眉頭,“一屋子味兒,趕緊打開窗戶放放風,都憋了一下午了。”



小劉這才發現從中午開始下的雨終于停了,便拉開窗簾,打開了窗戶,清新的空氣頓時由外面的世界湧了進來,小劉舒舒服服地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倚在窗邊。



“還說找對象,我這樣的誰能看得上,我呀,就等著好好攢幾年錢回老家去,那里的女人不嫌棄我,說不定回去了還是香饽饽,爭著搶著要我呢。”



“哼,我還不知道你?每個月發那點工資全都送到小姐的逼里了,還攢錢呢,做夢吧你就,你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老頭不知道在找著什麽,嘴上也沒閑著。小劉有些不耐煩,打斷他,說:“行了行了,我自己的事兒我自己知道怎麽辦。對了,你大半夜跑過來找什麽呢,我幫你找找。”



“我找……找到了。”老頭在抽屜里找到一個手機充電器,“剛剛交班回去才發現電池忘拿了,雨太大,懶得出來,這雨一停我就來了,行了,我回去了,你別在偷懶了,知道最近治安不好還敢這麽偷懶……”老頭說著話看到了窗外一個人影緩慢經過。



“徐老師?”



“徐老師?什麽徐老師?”小劉沒反應過來,回頭一看原來剛剛經過的是小區的一位業主,叫徐景安,高中教師,三十出頭,文質彬彬,謙遜有禮,平日里遇到了人總是會主動打招呼,在小區里屬于很受大家喜愛的人物。



“徐老師,才下班啊,你們老師也是夠辛苦的了。”小劉對著徐老師的背影打招呼,不過他又想到了什麽,疑惑道:“咦,不對啊,不是國家不讓上晚課了麽,就算上晚課也不會這麽晚啊……”



“就你多嘴,跟你有什麽關系。”老頭急忙制止了他,小劉這才意識到自己多嘴了,現在的人都注重隱私,這也就是徐老師脾氣好,要是T3棟的老張太太這會兒準保已經掐著腰跟小劉對罵撕逼起來了,那得理不饒人,得勢整死你的架勢小劉可受不了。



這時徐景安緩緩轉過身子,看不出來臉上有任何不滿,倒是滿臉掩飾不住的憔悴讓老頭和小劉吃了一驚。



“快高考了,比不得平時,一年到頭來也就辛苦這幾天。”徐景安努力擠出一個笑容,然后點點頭,轉過身子繼續移動著沈重的步伐,從后面看過去好像一個沒有骨架的人正用盡全身最后一點力氣來支撐搖搖欲墜的身體一樣,疲態盡顯。小劉甚至懷疑如果沒有手上的那把雨傘做支撐恐怕徐老師真的就那麽直接倒下去了。



“老頭,你不覺得今天徐老師怪怪的嗎?三十出頭的人,怎麽今天看起來這麽蒼老呢,比你還老!”待人影消失在夜色中,小劉不由說道。老頭笑笑:“沒聽人家說了麽,快高考了,學生,老師都比平時辛苦,跟你說你也不懂,就會偷懶的家夥……”老頭本想著調侃幾句就回家但突然想起來了一個事兒,臉色微變。



“怎麽了老頭,怎麽不說話了?”小劉察覺到了老頭的異樣。



“完了,有可能今晚要出事兒……”老頭喃喃自語,又下定決心,“我先不走了,在這兒等會兒,萬一真出了事兒我怕你一個人忙不過來!”



老頭突然神經兮兮,這讓小劉不安起來:“老頭你沒事兒吧,有事說事,別搞的神經兮兮的,大晚上的能有什麽事兒?別沒事兒嚇唬我啊。”



“我嚇唬你干什麽,你還記得前段時間好幾天沒看見徐老師,后來他說他出差去調研了,記得不?”



“啊,記得啊。”



“那段時間我就注意到了一個事兒,徐老師的愛人每天回家的時候身邊總是跟著一個男人,看那緊張兮兮的樣子就知道沒什麽好事兒!”



“我操,你是說徐老師讓人帶綠帽子了?這麽勁爆啊,你不早跟我說。”徐老師的妻子可一度是小劉的幻想對象,絕對算是小區里首屈一指的美人。那一身挺拔迷人的身姿時常在考究的衣裙里撩撥著小劉不安分的小心髒,那胸,那屁股,分開來也都是極品,更不要說那張精致的臉蛋了,可惜人是格外漂亮,就是性子冷了點,跟徐老師沒法比,平時看見人跟自己打招呼最多就是矜持地點點頭,從不多話。沒想到這樣的女人居然也會偷男人?對小劉來說這個消息可比任何一個女明星的豔照門來得要勁爆多了!



“跟你說?跟你說了那全世界都知道了。不管怎麽樣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兒,咱管不著……可今晚……唉,剛剛交班之前徐老師的愛人回來,打卡的時候我下意識看了一眼,那男人就坐在車里呢,要是萬一那男的還沒走,現在徐老師又回到家了……”老頭沒有說下去,小劉倒是興奮的不行:“我操,這不就是現實版的夫目前犯麽,我去,我去,太刺激了。”見到老頭責怪的眼神他馬上說道:“哎呀你放心吧,徐老師就算捉奸在床了又能怎樣,一個讀書人,脾氣又那麽好,折騰不起來的,事情鬧不大的。”



“你懂個屁!這世界上從來就不存在沒有脾氣的人,每個人都有脾氣,只不過有些所謂好脾氣的人懂得隱忍,但什麽事情都有底線,都有一個度,一旦到了承受不了的時候就會爆發,平時脾氣越好的人他一旦爆發起來那才叫一個可怕呢!所以說什麽時候都千萬別把脾氣好的人惹生氣了!”老頭又歎了口氣,“不過希望像你說得鬧不起來吧,畢竟這種事情鬧開了,對誰都不好……”







徐景安拖著無比疲憊的身體走進了電梯,有些頹然地背靠電梯牆體,聽到電梯啓動的聲音,他那蒼白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輕松的表情,他並沒有意識到此刻他衣角上沾染上了一灘血迹……



他回到家,慢慢地打開門,發現客廳黑乎乎的一片,只有一絲亮光從臥室沒有關緊的門縫當中泄露出來,不止這些,跟亮光一同出來的還有一對男女忘情歡愛的聲音!



徐景安愣了愣,腦子里閃過一片空白,愣了半晌依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隨著他腳步逐漸靠近,那聲音越發地清晰,他還是覺得以現在自己的精神狀態最好還是親眼證實一下才行。



在到達臥室門口之前他的心一直“砰砰”跳得厲害,他希望自己只是幻聽而已,然而事實證明徐景安並沒有幻聽,通過門縫,他親眼看到了在那布滿暧昧燈光的世界里,一對一絲不挂通體雪白的男女正激烈地糾纏在一起,那個像個蕩婦一樣不知廉恥地放肆叫喚的女人正是徐老師的妻子,蔣心悅。此時她那渾然忘我的狀態是徐景安從來沒有見到過的,蔣心悅面色超紅,頭發淩亂,不少發絲粘貼在她那潮紅且香汗淋漓的臉蛋上,眼睛微微眯著,嘴巴輕輕張著,似乎完全陷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當中,而她的身體則像是一條暢快的魚,軟軟地趴在床上,任由身后的男人時而猛烈時而柔情地沖擊,蕩來蕩去。



徐景安感到了一絲陌生,一絲悲涼,但很快,巨大的憤怒掩蓋了這一切,在她身后男人,徐景安也認識,數年沒見的老相識了,只是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在這樣的情形當中。



徐景安那滿是血絲的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身子仿佛頓時充滿了力量,力量太大以至于他止不住地渾身顫抖著,看著里面那對男女瘋狂享受的模樣他到底沒有大聲喝止,在暴怒即將爆發的一瞬間,可怕的理智占據了他的大腦,徐景安努力壓抑住了顫抖的身體,深深地看了一眼里面渾然未覺的男女轉身走進了廚房,他選了一把菜刀,觀察了一下刀刃然后在手指上割了一下,沒什麽痛感,但鮮紅的血液還是輕易滲了出來。



整個過程他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而選取菜刀時産生的乒乒乓乓的聲音似乎引起了臥室里女人的警覺,歡叫聲停了下來。



“怎麽了寶貝兒?”男人的聲音有些喘,也有些急。



“你沒聽見聲音?”女人的聲音里則是透著一股子驚慌。



“嘻嘻,聽到了,你一直叫的這麽歡實我怎麽會聽不到,耳膜都要震聾啦。”男人在嬉皮笑臉。



“哎呀,你先別鬧,我好像聽到什麽聲音了,外面!”



“行了,別嚇唬你自己了,不是說他又出差了麽。”



“是出差沒錯,不過我剛剛給他打電話他關機了,他平時可不怎麽關機的……”



“行了,別可是了,關機而已,說不定電池沒電了,說不定是去找小姐尋歡作樂的也不一定。這麽些年你自己過得什麽日子你不知道啊。再說過兩天我回去了不知道什麽時候再見面呢,現在趕緊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別浪費了!”



女人似乎猶豫了一下,沒多久呻吟再度響起,不過顯然在興致上差了許多,而這時,徐景安已經來到了臥室門口,手里握著菜刀,心下卻是異常平靜,內心無比笃定地觀察著里面兩個人的醜態。



“哎呀不行,我還是確認一下。”女人還是沈不住氣,脫離了男人的身子,就那麽光著身子跳到床下拿起自己的手機,這個過程當中女人胸前的一對潔白的奶子不知廉恥地跳躍著,徐景安甚至看到了女人小腹上面的那從黑乎乎的毛發濕漉漉地粘連在一起,這讓徐景安感到惡心。相識十年如今又爲夫妻,可徐景安從來沒有見過蔣心悅如此不知羞恥的模樣。男人無奈地笑笑,看著拿起電話的蔣心悅張開了雙臂,女人杏眼一瞪,一邊撥著號碼一邊爬上床,再次倒在了男人的懷里。



沒一會兒電話接通的聲音在這靜谧的環境響起,緊接著就是刺耳的鈴聲打破了這個夜晚的甯靜,女人臉色大變,男人則是面如死灰,徐景安打開門,緩緩走了進去……